不少人甚至出身贫寒、打工为生

2020-04-27 11:42

如王健林、许家印,一个起于大连,一个起于广州,在当地房产市场掘到第一桶金后进军全国,以规模化的项目书写自己的财富神话。

李嘉诚,15岁时父亲病逝,他开始打工,辗转茶楼、钟表店、塑料花厂,到27岁时以7000美元积蓄创办长江塑胶厂,44岁时公司上市,50岁时以6.93亿“蛇吞象”掌控50亿财团,奠定了首富基础,至此经历了漫长的35年。

宗庆后的财富之路更是一个漫长的例子。1987年,42岁的他仍一事无成,靠着借来的14万元,他承包连年亏损的杭州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从卖冰棍开始,依靠生产娃哈哈口服液、纯净水,一步一步打拼出自己的亿万身家,2010年65岁时首次成为胡润榜内地首富。

许家印1997年创业,12年后上市,首富之路相较而言似乎并不漫长,但他此前走过了曲折的积累道路:早在1974年,高中刚毕业的他就因家境贫寒学人运货赚钱,大学毕业后在河南舞钢工作十年,1992年34岁时才在邓小平南巡讲话的感召之下辞职南下深圳闯荡。他的首富之路,并不速成。

除房产之外,矿产能源也是催生首富的“利器”。如孙广信、张宏伟、刘满世、黄泽兰,他们或以矿产为主业,或多元兼顾矿产。

刘永行刘永好兄弟1980年打破铁饭碗下海创业,到2001年登上胡润榜中国首富宝座时,兄弟俩一个53岁,一个50岁,走过了21年。

由于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地产行业仍然是诞生超级富豪的第一行业,34个省市区的首富中,地产富豪达8人,接近四分之一。

对这些白手起家的富豪而言,在漫长的创业过程中,吃苦耐劳只是最低要求,而能让他们与众多创业者区别开来的,则是敏锐的眼光,不断地学习,果断地决策。这些都帮助他们更早、更快地发现商机,抢占市场,扩大规模,在商业帝国落成之时,自己也登上了人生的巅峰。

除了地产矿产这类人尽皆知的老牌创富行业,在这份各地首富榜单上,宗庆后和蔡衍明的出现堪称亮点。他们主要销售的并非动辄数十万、上百万元的房产矿产,而只是几元钱的饮料和食品。

对比榜单上的财富数字可以发现,在沿海省份等经济发达地区,首富身家比中西部的首富身家明显高出一大截。浙江首富宗庆后同时也是内地首富,他的身家达820亿元,而云南、贵州、广西、海南、陕西、宁夏、甘肃、青海、西藏、吉林、山西11个省区首富的身家总和也仅816亿。宁夏首富仅22亿元身家,相当于香港李嘉诚2000多亿身家的1.1%,宗庆后820亿身家的2.6%。这也与省域经济总量排名基本吻合。

此外,在各地首富中,主业为医药行业的达到了8个人(户),分别是吉林修涞贵、河南朱文臣、湖北刘宝林兄弟、贵州姜伟、海南车冯升、陕西赵步长父子、甘肃阙文彬、西藏王俊民。

榜单中,澳门梁安琪、重庆吴亚军、广西周亚仙荣登地方榜首,令所在省份的男富豪们黯然失色。除梁安琪的财富是由赌王何鸿燊分家而来外,吴亚军、周亚仙均是白手起家,有趣的是,两人名字中均有一个“亚”字,却都成了各自省份的首富。吴亚军本是记者,结婚后,和丈夫蔡奎做起了进口建材的生意,因一次痛苦的买房经历进入地产市场,从此笑傲江湖;周亚仙在上世纪70年代末以知青身份回城进入梧州食品公司,她把别人打麻将的时间都用于学习,成为胶原蛋白肠衣的技术权威,2009年带领改制后的企业在香港上市,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技术富豪。

再如贵州的肖春红肖春明兄弟,云南的颜语颜勇兄弟,虽然并非全国性地产大鳄,所处地区也并非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但由于在区域性市场做到极致,仍然登顶一省首富。而随着我国首次明确城镇化路径,地产富豪仍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占据富豪榜。

榜单中,70后、80后的身影并不多见。33岁的李兆会是唯一的80后,其财富来自于继承。70后则有云南的颜语颜勇兄弟和贵州肖氏兄弟中的肖春明,财富均来自于创业。这4位年轻人的身家,亦比五六十岁的富豪前辈们逊色不少,离百亿均有一定的距离。

上榜富豪中,50岁至65岁这一年龄段最为集中。他们均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事业都起步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个人而言,正处于精力创造力旺盛的人生阶段;就背景而言,正值各项改革不断深入推进、市场机会空前增多的历史阶段。他们抓住机会大胆创业,分享了中国改革开放的胜利果实,是中国名副其实的“创一代”。

白手起家,意味着他们并未拥有比普通人更多的资源,不少人甚至出身贫寒、打工为生。但在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后,他们快速进入地产等高利润行业,并通过上市等资产证券化手段实现财富暴涨。

依据胡润榜数据,中国白手起家女企业家全球最多:排名前10位的,有7位来自中国。而全球22位财富达10亿美金的白手起家女企业家一半来自中国,再次为美国和英国。

翻阅首富们的人生篇章,可以发现绝大多数都是白手起家,只有两人财富来源为“继承”,如山西李兆会、澳门梁安琪。

如李嘉诚,通过塑胶花起家后,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快速切入香港房地产市场,到1972年“长江实业”上市时,他的股票被超额认购65倍,身家剧增。到上世纪70年代末期,他已远胜同辈大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