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前一年减少了345万

2020-05-03 09:21

但其实,不管是千金难求的一线城市户籍,还是送房、可观的补贴,面向的主要是高层次人才,相较而言,补贴本科生的几万元似乎有点小巫见大巫。从前我们戏谑,人丑就要多读书,此后或可改为,想要毕业去的好,多读书少不了。

以广州为例,今年3月,广州向基础教育人才伸出橄榄枝,面向全国引进基础教育高端人才,并提出向人才提供最高150万元安家费,以及最长十年的租房补贴或直接提供人才公寓。

城市要发展,人才很重要。但各城市逐渐意识到,人口红利逐渐衰减。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16-64周岁的适龄劳动人口首次出现下降,较2013年减少113万人,此后连年下降。其中,主要的劳动力,16-59周岁的人口规模更是在2012年开始至92198万人,较前一年减少了345万,随后几年逐减,2013年减少244万,2014年减少371万,2015年减少487万,2016年减少349万。老龄化成为限制城市发展的原因之一。

3月,北京市发布《北京市引进人才管理办法(试行)》,明确对7类人才的引进政策。其中提到,引进人才无产权房屋的,可在聘用单位的集体户或聘用单位所在区人才公共服务机构的集体户办理落户,引进人才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可随调随迁。首都经贸大学教授、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秘书长赵秀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北京人才引进的内容与其他城市相比,门槛和级别相对较高,主要是高职称、高学历的创新创业型高端人才,这也与强化首都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四个中心的功能定位相吻合。

上海在3月对外公布的人才高峰工程行动方案中提出,要在“人才高地”基础上筑起“人才高峰”。而聚集造就高峰人才的重点领域主要在宇宙起源与天体观测、光子科学与技术、量子科学等13个领域。并提出,对于高峰人才及其家属、核心团队成员及其家属可以直接办理上海市户籍。

对于一线城市而言,人才也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符合自身发展定位的高精尖人才。

适龄劳动力逐渐成为各城市稀缺资源,吸收“新鲜血液”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