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如

2020-08-11 02:59

杨碧珍老人便是一例。“那时候啊,日子真是难熬。”面对记者,杨碧珍打开了话匣子,“外头下大雨,家里也下小雨。床罩顶上胶纸里的漏水要是兜满了,就会‘哗’一下倒下来,铺盖枕头都会打湿。”

“当然,搬迁与后续扶持不同步、融资渠道未完全打通等问题并未完全杜绝。”该人士表示,在下一步的工作中,我市将持续聚焦建卡贫困人口,千方百计确保搬迁群众有地种、能就业,用好融资、用地等政策,确保2017年再搬迁8.7万建卡贫困人口,2018年完成所有纳入规划的建卡贫困人口搬迁任务。(记者 颜安)

资料显示,截至10月底,今年我市已实施搬迁10.7万人,其中建卡贫困人口8.88万人,占比达83%,不少在山里困守了大半辈子的贫困群众得以搬出大山。

有的区县则采取了灵活建房方式,先不给贫困户的房屋封顶或“加盖”,待贫困户增收后可自行出资向上拓展,为未来预留了空间。

该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全市25万建卡贫困人口搬迁总投资150亿元,其中国家补助20亿元(8000元/人),市级差异化补助5亿元(2000元/人),国家专项建设基金12.5亿元,地方政府债券24.4亿元,长期贷款87.5亿元。如此一来,在各种政策用足的情况下,需要贫困户自筹的资金仅6000万元,平摊到每一户仅有240元。

截至10月底,今年我市已到位市级以上专项补助资金9.6亿元,相关区县整合资金近4.4亿元,有效解决了搬迁户资金不足的问题。

既要放,也要收,这是新一轮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政策的显著特点。在“放”方面,我市增加了诸如地方政府债券、基金等筹措方式,资金来源的面更广泛。而在“收”这一方面,则突出表现为对建房标准的收紧——《重庆市“十三五”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实施方案》规定,建卡贫困户人均安置住房建房面积不超过25平方米。

今年上半年,《重庆市“十三五”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实施方案》出台。根据方案,“十三五”时期,我市将投入150亿元,规划实施25万农村建卡贫困人口搬迁。其中,今年确保搬迁8万、力争搬迁11.3万建卡贫困人口。

市扶贫办相关负责人表示,随着脱贫攻坚进入啃“硬骨头”阶段,扶贫难度更甚以往,更需要精确锁定贫困群众,“因此,在这个阶段的搬迁对象中,贫困户的占比将会大幅提升。”

在新一轮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中,杨碧珍被纳入了兜底保障计划,没咋操心就搬进了新居。眼下,在坝子上听听歌、做做操,在菜园里浇浇水、除除草,已成为她的新生活。“每天都想把这种幸福‘跳’出来,‘唱’出来!”她开心地说。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在区县,由于这一标准贯彻执行良好,贪大求洋现象明显减少。例如,杨碧珍的新房面积虽然只有40平方米左右,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砖混结构,一间卧室、一间堂屋,厨房厕所齐备,水电接通,冰箱、床铺等全是新的,房前屋后还有几块零星地,令她十分满意。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在此基础上,各区县发挥主观能动性,为搬迁资金提供保障:南川采取政策扶持补、地票交易赚、金融创新借、产业发展配、群众自己出“五个一点”筹集建设资金,有效缓解了搬迁群众的资金压力。忠县落实差异化补助政策,对建卡贫困户、低保户分别按每人1万元和1.2万元标准进行补助,深度贫困户除享受高山生态扶贫搬迁补助政策外,再按新建住房面积分梯级进行再补助,新建住房面积从60平方米到120平方米的分别给予3万至5万元不等的再补助金,购买二手房也能获得3万元的再补助。

“居者有其屋,不能厚此薄彼,也不能‘垒大户’、‘造盆景’。因此,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我们制定了这一标准。”该人士说。

免责声明: